2012年2月4日 星期六

一個人提著行李從英格蘭中部到了南法蔚藍海岸





(寫於2012. 01)
法國的學生簽證到手之後,急忙開始處理在伯明罕房間的出租,
當時是和朋友續租,九月在房子都空下來時,我找到了要在這邊長期待下去的
中國學生十九歲女生Venus,於是和仲介簽下下一年的合約,我和她一人一間房間,
Venus很少回來住,偶爾在我打工回來時露個臉又跑出去玩了,
當我十一月確定簽證拿到,隔年一月可以去法國後,就得趕快找到下一個要住我房間的房客,不然對Venus會造成困擾,把房子po上網後因為地點實在是很優良馬上就租出去了,
我也可以安心的打包。


到尼斯的飛機是一月十四號中午從倫敦的Gatwick機場起飛,訂了票從伯明罕到倫敦的巴士早上七點到倫敦,還有時間把行李check in,
十四號一大早我就起床了,環顧四周,
深怕還有什麼事情沒有處理好,在英國待了一年半所累積的紀錄
也是不少,外面的溫度似乎特別低,地上都結了薄薄的霜,我拉著超重許多的大型行李箱
和一個登山用後背包,裡面塞著文件筆電和相機以及捨不得丟掉的鞋子,
總計應該有快四十公斤,我把英國的房子門帶上,往後看了一眼然後拖著行李離去,到巴士站只要走路不到十分鐘,因為帶著行李路面又滑我差點趕不上去倫敦機場的巴士。






到了倫敦海關我暗自的祈禱行李不要超重,遇到比較沒那麼嚴格的海關讓我走吧
迎頭是一位五十多歲的英國婦女,她示意我把行李放到秤重台,我一看數字是25公斤,
多了兩公斤,她抬起頭來看我冷冷得說:『小姐你超過兩公斤了,這樣要四十鎊,不然就是把
多的兩公斤拿走。』
我嘗試想要用求情的方式說:『拜託啦,我因為要整個離開英國了東西比較多,上次有人跟我說多個兩公斤沒有關係』
顯然是用錯方式,英國人做事一板一眼的這一點我應該要很瞭解的阿!
她回我說:看你要付錢還是拿走(口氣帶著不耐煩)
我只好把四十鎊乖乖的交出去,畢竟拿到垃圾桶丟掉實在太捨不得了。

上了飛機,總算有著溫暖的暖氣和機艙隔絕了倫敦的寒冷,因為前一天忙著打包收拾的我
就在這兩個小時多的飛行上睡著了,空姐照例用法文和英文講解逃生出口和氧氣面罩的時候我已經進入夢鄉,耳邊突然響起機長的聲音說著:尼斯陽光普照,溫度大約在十四度到十八度,無降雨跡象,我們感謝您的搭乘,希望下次能再次見到你們。

尼斯機場小小的,出口寫著  Bienvenu(歡迎),這才意識到我真正到法國,
下飛機時我明顯感覺尼斯溫度比英國溫暖,也有著耀眼的陽光,
我領了那二十多公斤的行李和將近十公斤的後背包搭上往格拉斯的公車,
公車上擠滿了人,不知道是平常就這樣還是只有今天,差一點點就沒有位子
在公車一路開往山上,山路崎嶇,公車司機飆車飆的厲害,我開始頭痛了起來。
從尼斯的海邊風景到小鎮,再到一路更往上,經過了一個多小時,天色已經全部暗下來,
車上乘客陸陸續續下車,到了終點站格拉斯就只剩零星的乘客了。

我費了好大的力氣把車底下的行李箱拖出來,開始拿著手上抄下來的地圖找已經定好的旅館
Hotel du Patti,位於市中心,格拉斯的市中心也是中世紀所留下來的房屋聚落,
對面有一間Monoprix, 已經過了營業時間又還沒吃晚餐,冬天的格拉斯沒有店開門,

只好和旅館人員要了熱水沖泡麵,整間旅館似乎因為淡季的關係沒有什麼人潮,
暗暗的走廊加上不斷故障的電梯讓我很想趕快找到房子開始我的法國新生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追蹤者

關於我自己

目前在南法的香水小城學習如何調香,發現香水的神祕,香水的美好,以及香水帶給人的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