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30日 星期二

新老師Phillipe Colet

學期教調香老師除了Max Gavarry, 多了一位Phillip,

他是來自格拉斯一家香精公司的香水師,他的教法精確而明白,從他身上我們學到很多
個性雖然溫和但堅定的他讓我們這些學生更認真的調香。

第一堂課他就寫下來Ambery家族所有的原料,請我們全部聞過一次,下一次上課時他再請我們說出認為可以用在Ambery accord的原料,常常我們會把balsamic, 當做Ambery,
但Phillipe問到,這些東西加進去真的能幫助你完成Ambery accord 嗎?
被他問完後仔細想想或許我們還不夠了解我們手中正在用的東西吧。

Philipe 說我們在學香水的過程中最重要的是不斷的聞,分析你聞到的原料,
並且要非常準確, 如果只是有一點覺得,這樣調香水不會成功,只會不斷的出錯。


接下來是蘋果和椰子,我們用化學單體來重現蘋果的味道
上課時開始先描述蘋果,是青蘋果,黃色的蘋果,還是熟透的紅蘋果?
用幾個字先定義蘋果的感覺,例如,脆,多汁的,熟的,有點澀的,新鮮的
再用這些字去找適合的原料,但老師說也可以製造蘋果相關的產品,
例如是想要蘋果的洗髮精,還是有關蘋果的化妝品,甚至是蘋果飲料食物都可以。


椰子也是一樣,椰子是creamy,
關於椰子我選的是pina colada,我在法國第一次試喝的雞尾酒,
像是椰子奶昔,帶有淡淡酒精味道,還有鳳梨味,很適合女生的cocktail,




接下來還要調康乃馨。


晚香玉花園 Tuberose, Tubereuse 的調香練習





法文的晚香玉是Tubereuse.

九月到十月是格拉斯晚香玉的季節, 晚香玉的農場主人跟我說:就像五月的玫瑰一樣,
晚香玉選擇在南法陽光已沒有夏天這麼強,雨水也足夠的氣候下,Tubereuse肆意的直立著,
晚香玉一直是我喜歡運用的練習香味之一,花朵的味道在夜晚中聞才濃郁,
聞起來creamy, green, intense,
那Absolute的味道和新鮮的花又不同,有種濃濃的藥味,和些微的辛香味
不像玫瑰或茉莉那麼容易被大眾喜愛,卻也有一票死忠的支持者,
常被用在Niche香水中,作為高檔的材料使用


這次的練習是Max指導


Jean Charles Niel



從四月開始的新課程是一位曾經在IFF工作過的退休香水師,Jean Charles Niel.
聽他說英文的口音沒有一般法國人重重的口音,原來在他的香水生涯中比較長時間是待在其他國家,美國,墨西哥工作,反而有一些些美式口音。

第一天上課時他就問大家來這邊的目的,大部分同學想要畢業後當香水師,但他毫不留情戳破我們的一些夢想說到『我知道大家都想做香水師,但這工作其實已經飽和了,在歐洲尤其是這樣的情形,如果不想要以後失望,但我希望你們還是在這一年好好發掘香水,到最後會越來越明白自己想要做什麼。』

他的上課方式是出功課,讓我們自己實驗過後,大家互相把問題找出來,他才會接下來講他的意見和給我們修正的空間。




茉莉花和桂花

上課上了一個半月,課程越來越緊湊,天然成分和化學單體加起來已經有一百五十種了,
上星期四的天然成分測驗大家似乎都有答對九成,
本來自認為辨認花香完全沒有問題的我,測驗第一題Neroli橙花我就質疑了很久,
明明聞起來很熟悉是上課教過的味道,但是腦中就是無法浮現正確的名字,
對於Violet紫羅蘭我也有這個問題,
大概是從小沒有大量接觸這些花香吧。



慢慢發現氣味辨認能力和從小的生長環境有蠻大的關係,

教天然成分的老師從來不會先跟我們說答案,
總是先給我們一人一個試香紙,要大家一起形容這個味道,
'' Sweet'', '' fruity'', '' floral'' 大家講完一些公認的形容詞後
就會開始出現很多的'' 個人感覺''
大部分我會聽到,
或是一些比較奇怪的像是,''蘑菇味'', 我媽煮的番茄湯,

但我也不能否認他們的答案,
因為當我聞到桂花的時候,大腦就告訴我,這味道是小時候聞過的,而且非常熟悉!
是一種茶或甜點,
老師公布答案時順便說在中國台灣或日本,桂花是非常常見的,
接著老師問我,桂花除了在華人地區被加入茶外還有什麼用途,
很難向他們解釋桂花對我的過去背景的重要性,
小時候花園裡面的桂花樹中秋飄香進屋子的氣味,
客人來家裡帶來的伴手禮桂花糕,中元節會吃到的桂花酒釀湯圓,
不知道有多少歌有關桂花,桂花巷,桂花香
甚至是吳公伐桂
桂花對我來說太重要了阿,雖然對我來說桂花的味道或意象那麼多元化
在香水裡面,桂花是非常非常昂貴的,一公斤就要四千多歐元

就像茉莉花對我的印度同學來說很重要一樣
好的茉莉花香精除了埃及和格拉斯,印度是很重要的茉莉花產國
在印度茉莉花是非常神聖但常見的,印度同學告訴我,
在結婚典禮或任何喜慶
茉莉花被大量使用在擺飾,或是女人的裝飾,在典禮時灑在任何一處,
或被做成香膏塗抹在頭髮或身體。

我的同學是最好的老師

我想在南法學習香水會是我人生中最美麗的一年,
學香水九個月了,直到第九個月,才有對香水懂一點點的感覺


因為要學的東西太多了,前八個月我們都在認識原料,認識怎麼運用,
學習不同的accord, 學完了基礎才能開始真正調香,
開始調香,又發現有學不完的知識和驚喜,就算是到現在,香水對我來說還是很神祕,
神祕的很美。


每天有不同的老師來上課,教導我們怎麼調香,除了老師的意見
其他十一個同學是我最好的老師,因為我們總是在一起調香,
擁有基本知識,背景不同所以意見也不同,我珍惜這些小小的意見。

有任何疑問,我都問同學,習慣彼此之間的默契
尤其我和俄國同學特別有默契,她會很常跟我分享她在調香的新發現
例如要有陽光空氣感要加什麼, 或是加上什麼原料會把某一些特性破壞
Methyl Ionnoue是powdery family, 我們發現如果加了太多,就會有一種太人工
非常不好的粉味。
然而這些小知識看似簡單,但需要許許多多的經驗和錯誤累積才能知道
她也常問我,Una, I want something woody, honey like for home fragrance,
 what do you think I should start with? 我就會認真思考她應該要放什麼,
要用什麼木味才能和honey搭配的好?又要有powedery aspect.

我調香時有瓶頸,無法加上好聞的topnote,我也會馬上尋求協助,
同學就會搜尋他們的資料庫來幫助我。


我突然害怕的想到,如果有一天我無法再這麼方便的得到同學們的意見和指教
我一定會很不知所措


製作橙花皂

Application課上的是製作沐浴乳,香皂,洗髮精,或是家中香芬產品的味道,

每次都有不同的挑戰,這次作的是香皂,老師Patrick Bodifee說製作香皂味道時和香水fine fragrance有很大的不同了, 不用像fine fragrance精緻,但是要給人有乾淨,清新的感覺,  所以前味非常重要。

我和俄國同學Anna同一組,我們決定用橙花為主題,製作一款香味是有奢華感,
但又貼近日常生活的味道。

一開始我們的配放就加了太多天然橙花,導致前味其實不太誘人,有些刺鼻
Patrick說有時製造天然精油或是absolute不一定能讓味道穩定
我們才發現,並不是用天然的味道做香味就能成功,有時天然太難掌握。
後來我們用些化學單體,和petitgrain來把橙花的特性顯現,用麝香作為基底,
有乾淨的肌膚感,

製作完香精隔天我們到格拉斯位於山腳下的一個大型實驗室,從學校走路過去
還蠻遠的,大家找了半小時才找到

調製古龍水

這星期一早上下著雨,天空好暗好暗,我想冬天來了
趕緊起床要準備上Phillpe的課,


今天教了是古龍水,Eau de Cologne,
好險我上星期就調了,但是要3%,我做的是10 %,
3%居然比10 %還好聞,
老師說並不是比例加重一切就ok,有時反而無法顯現出原料的特性呢

Phillpe的課還是按照程序,每個同學的作品大家都聞的到,先描述覺得聞到了什麼,
在去講原料,

聞了三四個同學的古龍水,許多同學想要顯現創意,不按照原本的柑橘原料或是
橙花,Aromatic, 加上了一些不算是古龍水的原料,反而像香水
我喜歡每個同學不同的想法,勇於嘗試,
但老師聞到最後沒有幾個同學在brief裡面,
他臉垮下來的說:我知道你們有很多想法和創意,但是今天你調的香味
再好聞,不是古龍水,顧客就是不會買單,要盡量保持在brief裡面
老師說的很婉轉,但我知道法國人的婉轉其實就是希望我們下次不要再犯錯誤了

好險我想要練習傳統的古龍水,老師對我的作品還算滿意。



在格拉斯學香水
















在格拉斯待了快九個月,越來越習慣這邊的步調,
一開始我和同學們不斷抱怨這邊購物,交通的麻煩,
週末沒有好玩的酒吧或是餐廳可以消磨時間,
像是一個沒有生命力的城市,看不到年輕人,感覺只有退休的老年人或是世世代代在這邊的香水家族,
尤其是從羅馬來的同學Paola: 『我在羅馬週末都不愁沒地方去,我恨格拉斯!!』
她第一天在班上這樣跟我說。
我也有些不習慣,雖然已經在英國待了些時間,
但習慣台灣的便利商店和許多開到很晚的商店,方便的銀行郵局醫院等等。

追蹤者

關於我自己

目前在南法的香水小城學習如何調香,發現香水的神祕,香水的美好,以及香水帶給人的快樂。